我的位置:您当前的位置 : 晋江文化产业网 >> 十大产业 >> 演艺娱乐
编剧袁子弹:争议也是《欢乐颂》的一部分
www.ijjnews.com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7-05-18 08:48

  “我可以看完第二集再聊吗?”电话里,袁子弹抱歉地笑了,语气像个等待考试放榜的学生。

  5月11日晚,《欢乐颂2》首播。时隔一年,“22楼5美”重归荧屏,在同层比邻的3间房,续写各自跌宕又彼此交缠的人生。这一季,编剧袁子弹没有提前看样片。她和观众一道掐点守着电视,检视自己的“考卷”。

  当晚9:30,袁子弹再次接起电话。《欢乐颂2》第二集刚播完,微博已涌出了一波反馈,围绕着演员妆容、演技进益、剧情预测等。

  从第一季起,袁子弹习惯刷微博评论。去年《欢乐颂1》播出期间,网络反馈一度令她郁闷。剧中的邱莹莹,在遭遇爱情、工作双重打击后的所作所为,曾严重困扰了剧中的22楼邻居们,更是招来了戏外观众们的猛烈吐槽,说简直被邱莹莹“蠢哭”。

  “当时评论刚出来我消化不了。杨紫演得特别好,而且邱莹莹这个角色非常有现实意义,我也很喜欢她,所以当时真的好郁闷。”随即,袁子弹又“自黑”:“后来我不那么郁闷了,因为每个角色都被撕了一遍。”

  她更担心的是,认真完成角色的演员因此遭遇误解,被观众苛刻批判。

  第一季播出时,袁子弹会焦急。当针对角色的攻击汹汹来袭,她很想告诉所有人,角色性格绝不限于当前剧情。真实本色及成因,会随着脉络伸展一点点揭示。

  不过,《欢乐颂1》后半程的口碑日益回升。曲筱绡的仗义、邱莹莹的勤奋、樊胜美的担当……前期饱受争议的角色,渐渐显露出发光的一面,为观众所接受。而今,面对《欢乐颂2》,袁子弹的心态愈发平和了。“很多问题会随着播放迎刃而解,大家看完第二季对故事会有更完整的感受”。

  80后的袁子弹毕业于武汉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后,她曾在上海某家广告公司上班,经历过加班到“身体被掏空”,也感受过被人海淹没的渺小感。后来偶然接到邀请,担任电视剧《国歌》的编剧工作。

  精心耕耘的文字转化成影像,袁子弹收获了前所未有的喜悦。“《国歌》中间有一段聂耳去考明月歌舞团的戏我很喜欢。第一次看到这场戏,我好激动,因为感觉你不敢过或者不能去过的生活,有别的人替你完成,你好像跟很多才华横溢的人生活在一起。那种澎湃的心情是你普通生活感觉不到的,是创作才有的快感”。

  快感,也验证了编剧职业与自身的契合。袁子弹自认为性格相对中庸,“很戏剧化的情节注定只能发生在戏里”。书写,让她的生命跟阅历得到延展。

  猝不及防被《欢乐颂》剧中人的际遇击中,这在袁子弹写作中经常发生,比如写安迪和弟弟的亲情,樊胜美和王柏川的爱情。《欢乐颂1》中,关雎尔受了委屈,哭着对安迪抱怨,长大太辛苦了。这场戏给袁子弹留下深刻印象。“写剧本重点是抓住人物的关键,关雎尔的戏正因为少,而且不那么抢眼,所以一定要写得精准”。

  写《欢乐颂2》时,袁子弹感到,前有第一季的铺垫“特别幸福”,因为写着写着她就直接代入演员了。

  《欢乐颂2》播前放出预告片,让“原著党”们迫不及待比照小说情节,揣测剧情走向。比如“乖乖女”关雎尔在原著中邂逅的爱情是一位警察,而《欢乐颂2》预告片表明关雎尔的初恋男友则是摇滚歌手。该人设的改编程度极高,几乎颠覆了“乖乖女”的生活轨迹。

  “每个乖乖女心里都会有一些小小的反叛苗头。早期关雎尔太乖了,相对而言缺乏主见,也会曲从于父母的决定。但是谈恋爱打开了她心里那扇门,从这个门里她得到的不光是爱情,而是要发现一个自己:我想做什么?我应该怎样做?关雎尔会更自信。”袁子弹的改编,凸显了关雎尔的心理转变,她开始追求属于自己的生活。

  弱化原著中“22楼5美”的矛盾和猜疑,是改编的一大特征。《欢乐颂2》预告片有一句宣传语——“生活艰难,至少我们还拥有彼此”。袁子弹表示,他们一开始定的主题就是友谊和成长,所以在意的是5个女孩怎样互动,并且在这种互动中真正得到心灵的成长。

  关于22楼的友情走向,袁子弹期待是不断螺旋上升的。“温暖的情感是大家能够面对艰难生活的一个很重要的动因,这个情感在剧中首先是‘5美’的友情,还有亲情、爱情。这些东西是我们努力的原动力,并且让我们保持一种快乐”。

  根据《欢乐颂2》已播剧集,原生家庭的困境仍如一朵乌云,压抑笼罩在樊胜美头顶,并直接威胁到她和王柏川的恋情。第一季前期,樊胜美展示出爱慕虚荣的特征,在求偶问题上待价而沽,被曲筱绡吐槽为“捞女”。可当樊胜美的家庭成员依次登场后,观众才明白,是原生家庭的窘迫,造成樊胜美对物质、对婚姻安全感的极度渴求。

  原生家庭之于性格的影响,在剧中5个女生身上都有体现。例如邱莹莹生性单纯,是因为出生在一个非常有爱的家庭,她才会抱着善意面对世界;曲筱绡的家庭构成复杂,结果造就了她习惯去争取注意力、争取关爱的性格特质。

  樊胜美的一家老小对她索求甚多,好似“无底洞”,她因而渴望另一半财力雄厚,自己才能安心。袁子弹认为早期樊胜美有很多所谓的经验,当她以这种经验面对人生的时候,会注重技巧和外在,而忽略甚至失去了内心的感受。

  “原生家庭肯定对人有巨大影响,但与此同时,你也可以靠后天努力去摆脱、抵消负面的影响。”袁子弹透露,《欢乐颂2》中观众能看见樊胜美的成长与进步,她“找到了自己”,对待爱情越来越坦诚。“这一季,樊胜美要把一个更纯真的东西重新捡回来,知道自己的心意是什么样的”。

  《欢乐颂》5个女生,5条叙事线齐行。袁子弹解释,如此设定,就是希望让大家看到生命的种种可能性,而创作者尽量不去评论,不评判彼此的高低。“你说安迪的生活一定就比邱莹莹高明、幸福吗?我不觉得。樊胜美的生活就一定最糟糕吗?不,她快乐的时候未必比曲筱绡的快乐少。人生选择有差异,没有高低。”

  袁子弹表示,争议也是《欢乐颂》的一部分。“大家批评曲筱绡拜金,那么在一个合理范围内,人到底能不能拜金?这个问题我们不评论,让观众去看,去感受。有人觉得曲筱绡这样挺好,有行动力;有人觉得糟,太急功近利,眼里只有钱太俗气。这些讨论都是好的”。

  《欢乐颂》的人物,能持续激发观众发表意见的冲动,袁子弹相信这是好事。“说明这部剧某种程度上接近了我们的生活”。

沈杰群

标签: 编剧|袁子弹|欢乐颂
责任编辑:吴炜鹏 吴炜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