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晋江文化产业网 >> 新闻资讯

永和陈添友:“妆佛”四十七年

www.ijjnews.com来源:晋江新闻网2019-05-29 14:53

  晋江新闻网5月29日讯 “半城烟火半城仙”“此地古称佛国,满街都是圣人”,在泉州,宗教信仰自古兴盛,由此带动的宗教用品亦是长盛不衰,佛像雕刻便是其中之一。在晋江永和古厝村,隐藏着一家有着上百年历史的妆佛祖铺——浙平国佛雕,这个祖铺的主理人便是浙平国妆佛第4代传承人陈添友。

  别看陈添友只有59岁,他从事妆佛技艺却已经整整47年了。40多年来,他的生活里只有“妆佛”,专注传承带来了无数赞誉:2016年,他的晋江佛像雕塑技艺(浙平国)入选晋江市第五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他的四尊木雕佛像作品被“泉州非物质文化遗产博物馆”收藏;作品《木雕关圣帝君》荣获第十九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手工艺术精品博览会“百花杯”金奖;作品《广泽尊王》荣获第54届全国工艺品交易会“金凤凰”铜奖……而就在这个月上旬,他的两件作品又分别获得了第十四届(莆田)海峡工艺品博览会“争艳杯”的银、铜奖。

  祖传技艺 12岁始入行

  12岁那年,陈添友开始随着父亲学习雕刻,“那时看父亲妆佛,从一块木头变成栩栩如生的佛像的过程太震撼了,很喜欢,书也不读了,一心就跟和父亲学习。”没想到,就这样入行一入便是47年。而他的家族从事妆佛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

  陈添友的祖父陈成发祖籍浙江平阳,祖祖辈辈从事佛雕刻和装銮工艺。清末民初,移居古厝村,行雕于泉州,晚年便在古厝村设铺,为永记摇篮血地,便将店铺命名为“浙平国”。后来,陈成发将自己的这门手艺传给了儿子陈金着,陈金着不遗余力继承起这门祖传手艺。陈金着又将自己的手艺传给了儿子陈添友。

  “一尊佛像的塑成须经选材、设计、修坯,反复磨光、粉土、上漆线、安金、上色等程序……佛像雕刻制作工序精细而复杂,且对每道工序都有与之相应的严格要求。” 47年来,陈添友对妆佛的每个程序已经烂熟于心,无论哪个步骤,任何时候将作品拿到他手上,他拿起工具便可以直接上手。很多一样从事妆佛的师傅在这种情况都要仔细看看甚至画线才敢下手,他却只要一眼就能接上手,动作行去流水,“这是因为所有刻工已经深入骨子里了。”

  国外客户慕名而来只认“他”

  “浙平国”祖铺很好找,来到永和古厝村群英学校旁,便能闻到一股浓厚的樟木味,只要寻味而行,便很快就能找到了。说了祖铺,其实是一幢5层大楼,从一楼到三楼,各种樟木段、佛像初坯,堆得满满当当,连宽敞的院子里都是。大大小小的佛像初坯足有上千之多,大的两三米高,小的不过巴掌大小。

  而四楼的则是展示厅,展示的大都是这些年获奖的作品。细看这些佛像,神态各异:慈眉善目的观世音、笑容可掬的弥勒佛、不怒自威的关帝爷、和颜悦色的妈祖……“浙平国”佛像的造型设计都严格遵循闽南传统佛像造型,“作为闽南传统信仰的雕像,我个人还是觉得应遵循传统形象及做法,一些东西丢了,就再也不是闽南雕刻风格……”这或许就是“浙平国”能够在众多妆佛作坊中保持自己优势的重要原因吧。

  陈添友记得,新加坡的一个客户要做九尊佛像,他先后去莆田、漳州、惠安等地打听了十多个妆佛的地方,最后还是选择了浙平国。“他说我们做的佛像有传统的味道,是他们熟悉的‘泉州派’古早佛像造型。”

  打破规矩收学徒  手艺不止传给子女

  随着名气越来越大,产品除了销往本地的寺庙及私人选购外,日本及东南亚一些国家的客户也慕名而来,这使得“浙平国”的规模越来越大。现在陈添友主要负责雕刻方面的整体把关及指导,其余步骤大多交由工人及学徒来完成。

  “过去家传手工艺一般恪守着‘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过去家传手艺都不外传,多一个人会,也就意味着多一个竞争对手,然而现在不一样,传统手工艺正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存在着后继无人、市场狭小、竞争力低下等不同状况,现在最重要的是把这门手艺传下去,如再不打破一些传承的规矩,这门手艺就无法走得远”。

  “妆佛是个手工艺,需要手工和时间一点点去做出来,辛苦不说,出效也慢。我的兄弟们后来都放弃转而去做生意了,只有我坚持做了下来。”就像爷爷一直说的“手艺不能断”,现在,不仅我的儿子女儿继承了这门手艺,我还招收了十几个师傅,开启了学徒雇佣制,给予更多年轻人学习妆佛雕刻的机会,让浙平国妆佛技艺得以更好的延续。

  现在,不仅陈添友的儿子女儿继承了这门手艺,他还招收了十几个师傅,开启了学徒雇佣制,给予更多年轻人学习妆佛雕刻的机会,让浙平国妆佛技艺得以更好地延续。

       记者_黄海莲  吴清华

标签: 晋江|文化|雕刻|妆佛
责任编辑:林琳 林琳